当前位置:首页 >古事悠悠

古事悠悠

作者:李倩 添加时间:2006.10.13 来源:深圳商报

    同事告诉我,颜志图又开坛讲古了,每周六下午在文化公园,很多人捧场呢。听了这消息,心里仿佛有块石头落了地。一把折扇,一块醒木,铺陈金戈铁马精忠报国江湖儿女剑胆琴心,北方叫评书,广东叫“讲古”。颜师傅被称作广州最后一个讲古佬,听他说起,北方评书、广东讲古其实同出一源——都是明末清初的说书大家柳敬亭。柳敬亭跟随左良玉南下抗清,以说书鼓励士气,将说书艺术带到了广东。初期讲古都是在庙宇设坛,渐渐地讲古佬离开庙堂,挟技闯荡江湖。讲古佬除了收取书资之外,还自备凳子租给听众坐,帮补家用。民国时期,出名的讲古艺人就被邀请到电台演出。 
    虽然如今电台里还能时时听到粤语讲三国、水浒、射雕,但在颜师傅看来,真正的讲古一定要现场版的,上了讲坛无非是一袭长衫一把折扇一块醒木,断没有把说书的本子也带上去的道理。讲错了也没得重来,全靠临场发挥。我见过颜志图表演一些小段子,说起张飞“身长八尺,豹头环眼、声若巨雷,势如奔马”,他双臂拉开,虎目圆睁;讲起貂禅“头上梳只盘鸦髻,珠围翠绕……呖呖莺声道句万福”则声音轻柔,眼波流转,兰花指翘得分外妖娆。活脱脱千人千面栩栩如生,这种生动新鲜,不身临书场,是完全没法体会的。 
    如同现今所有民间艺术的式微,讲古也一样门前冷落鞍马稀。几年前因为一次采访认识颜师傅,他已无处登台很久了。年轻的时候为了讲好武场书,他专门拜了名师学螳螂拳,没想到“艺不压身”,没处谈古论今了,只凭一身好功夫教人拳脚维持生计,上奉老母下养娇女。当时他住在纸行路的一个小巷里,那天从自家的小阁楼,他拿下两包东西,一包发黄的纸张是他搜集整理的讲古艺术研究的论文;另一包是数筒蜡纸,是他自己刻写的研究资料。他看我的目光里有许多热切,他想借助媒体的鼓呼,让这门艺术能延续得久些,再久些。 
    此回重拍醒术,不知遂能维持多久。但在心里,总希望在文化标本的意义下,它能留下些什么。兴高采烈奔向崭新光鲜未来的路上,我们轻装简从,一路扔掉看似无用的东西,待到想起回望,一路尘埃弥漫,找不到自己的来处。(深圳商报2005年11月29日)

(责任编辑:李密)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