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默悼一段荒凉的岁月

默悼一段荒凉的岁月

作者:唐子 添加时间:2006.11.26 来源:本站

    大川河山的背上已经有二千多年没有孔夫子再一次的伫立张望,滔滔滚滚的历史长河在等不回的岁月里越发地孤寂哀愁,一路的寻觅,一路的失落。曾经孔夫子一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是一次前无古人的浩叹,叩问在历史的脊梁上,叩问在历史流变的沧桑中。然而孔夫子已与黄土同销蚀,只留下让后人景仰,扼腕兴叹的背影。
    在历史长河不断奔涌的途中,还有谁会记得用人类的自觉和自悟再来一次驻望,再来一次审视?司马迁。班固。杜甫。黄宗羲。王夫之……他们用自己的眼睛深刻地勾瞄一段又一段的历史的进程、演变,用人类的良心叩问岁月的流逝;然而他们也在黄土地里安息了。
    前圣后贤,拱起一个又一个仰望苍穹的背影,在空旷漫渺的时空里伫立着;用自己的一声声沉叹与历史进行对话,试图去解读历史每一个脚步的含义。他们的每一次努力都让我们感动,让我们刻骨难忘地深刻。可是在我们泪流满脸的感动、深刻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们却疏忽了审问自己是否也该试图用自己的良心和正义去解读又一段曾经的历史,一段曾经让我们心酸、痛心的历史。
    在“文革”十年的岁月里的舞台,多少让人撕心裂肺的故事在不断继演着,多少愚昧残忍的行为在不断重复,大众在激情的行动中麻木了思想,兽性的行为只是无情的践踏摧残一个又一个生命的灵光。这场灾难的降临让我们突然间都失去了人性,失去了人类的良心,剩下残忍的恶行和一张张好看的画皮。当今天的我们在灾劫的心灵的废墟上,拨开历史的灰烬,冷静地反观曾经的疤痕,我们的心依然在疼痛。
    当“文革”开始,全国各行各业都在不断的冲击中飘荡、动摇,文艺界更是恍如在风雨交加的阴霾中,江青在《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里就特别的批判:“文艺界建国以来被一条与毛主席思想对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专了我们的政,这条黑线就是资产阶级文艺思想、现代修正主义的文艺思想和所谓30年文艺的结合。”文艺界被黑线专了政,一语把文艺推上“革命”的审判台,在审判之后,众多的文艺便像“罪犯”,在人民的面前失去尊严,失去身份,在一声声无知愚昧的叫好声中被折磨,被摧残。当今天的我们再次寻觅这些含冤的文化样式的时候,我们在一次次的寻找的过程中不断掉泪,不断悲伤,然而我们只见到遗留下来的灰骸和残躯,它们曾经的灵光呢?它们曾经的灵魂呢?无知和愚昧已经把它们草草地扼杀了,填埋了!
    仅仅翻开写在这一段历史的黑白文字,我们就可以读出在这段历史里强忍吞下的血泪,这段历史遮掩的千万的痛心的故事和背后黑暗的专制。50年代初好不容易才建立的众多文化艺术刚刚透出新的活力气息,动乱就开始了,仿佛一场严冬迫不及待的降临,各项文化艺术就被迫去面临严峻的考验,然而等待它们的是难逃的劫数和被摧残的结果。广东民间的“广州说书会”才在1954年建立,1968年,学会就被强行解散,艺人们被迫转业,其中较负盛名的,不少被扣上帽子,甚至迫害至死。广东那时期突出的民间说书艺人有胡千里、侯佩玉、廖华轩农、翟奇达、凌基、吴超辉等,他们之中大多数是靠说书为生的,微薄的收入支撑着整个家庭过生的沉重负担,当学会被解散,说书被禁止,这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苛刻。在沉痛之中,他们不敢再走稍不小心就会被扣上帽子,被人身攻击的路子,于是,在颠沛流离辗转中苦苦的挨过每一天,艰辛一刀又一刀地刻在他们的生命的深处。
    作为艺人,以艺术为生命的人们,放弃艺术的追寻无疑就是要他们荒芜人生,空白生命,然而时代的不幸降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在无奈之中只有随着政治的步伐离开他们的艺术园地,一步步捱向被放逐乡下的命运。在贫瘠的乡下,他们也曾经试图用说书艺术来丰富人们的文化精神生活,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之源,然而,严峻的政治形势很快就禁止这一切——围攻艺术界,破坏说书艺术,迫害说书艺人。许多艺人在贫病交迫、人身攻击之中含冤地去世,带着对这个时代的怨恨,对这个时代的愤怒却无可奈何离开了。有一位在贫病侵迫下奄奄一息的艺人,在咽不下的最后的一口气里艰难的嚅动着:“天亡我也!”三声而亡! 
    ……
    读着读着一个个黑白的文字,一句句血泪的话,我们早已经泪横满脸,我们的眼前浮现的是一个个在灰暗和压抑的背景下斑驳的背影,这背影却仿佛一个个正含着辛酸眼泪,在无可奈何地叹息,在魑魅魍魉的鞭笞下苦难的走向命运……
    当曾经在“文革”的岁月里泯了良心把一批批人指为“牛鬼蛇神”,再把“牛鬼蛇神”左批右判,上下摧残的人在现在的日子里却窝起来,不敢以历史的态度去面对曾经的丑恶的行径,我们能对这些人说什么呢——说什么都已经是无益了,太多的正直的、坚持正义的人已经命丧黄泉下了,让我们深深的默哀吧,哀悼这些含冤死去的人们! 
    孔夫子只一次伫立在苍天大地之间,对滚滚滔滔的历史长河发出一声长叹,然而,这一声长叹难道不足以道出对前古岁月流逝的概括吗?一声长叹难道不足以警示后来者的心扉吗?抑或人们忘记了这个伫立的背影——

(责任编辑:crabpang)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