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说书之我观

说书之我观

作者:梁施敏 添加时间:2006.10.25 来源:本站

    身为广东人我实在汗颜,因为对广州的说书的认识并不多,初识讲古是在初三那段备考的日子里,记得以前的珠江经济电台在傍晚六点半到七点的时候,有某位讲古大师在讲金庸的《笑傲江湖》,学习了一段时间,正值疲惫时,能听到生动有趣的故事实在是一种很不错的休闲方式。那段时间我也是一个小小的“古谜”,每天时间一到,我也会打开收音机“追古”。很遗憾听完那本书后我也没有追下去了。直到大一的某个晚上学校有一个讲古的讲座,我才开始接触说书艺术。
    民间艺术正面临着一个很尴尬的境地,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传统的民间技艺很多已经被时代所淘汰,也有一些被现代工业技术所代替,还有些在逐渐退出社会,成为某种装饰品或可有可无的休闲方式。现代社会的节奏快得让我们没有时间留下来欣赏传统的技艺。说书艺术前途渺茫,需要更多的人一起去关注民间艺术,我们不一定要学会,但是我们要为我们的历史和后代留下丰富的文化遗产。
    关于说书的来源是:传说周庄王的母亲恐儿子为君不正,忧郁成疾。周庄王为了解慰母亲,便对母亲讲过去贤君的故事,其母的病果然好转。后有以讲故事的形式来劝教大臣,使大臣感动而效贤。周庄王见说书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潜移默化的作用,便遍访民间中的说书人,每月以三石米的薪俸,令其到百姓中讲故事。故民间有“只因庄王访贤,其后留下说书”
    而广东的说书始祖据说是柳敬亭,由于一直以来说书艺人的社会地位并不高,也没有人专门为这门艺术做过深入的记录和整理,以至于到今天说书留下的史料很少,我很有幸能看到广州有名的讲古大师颜志图所写的广州讲古艺术研究,对广州讲古有了基本的认识,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这本还未出版的书,也许这类书的经济效益并不比现时的小说散文好,但是对于这门艺术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一本资料。 
    现时社会的娱乐方式有很多,相对的选择也很多,也许还有很多的老人家是地道的“古谜”,但是人的寿命有限,只有这门艺术得到了新一代人的认可和爱好才能继续持续下去。要这样就必然要对这门艺术进行改革,注入时代的气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保留下去,这样必然难逃被淘汰的命运。要怎么进行改革,更好的适用现代社会这并不是一件易事,它需要更多的接班人,但就我所知,现在学说书的人并不多,所以希望有决心的人士不妨为此而努力。 
    说书是另一种文化形式,很多的历史典故和故事信息可以在休闲中获取,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教育方式。
                                                      2006-10-21

(责任编辑:徐丽梅)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