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忘不了继母给他的那一次

忘不了继母给他的那一次

作者:本站 添加时间:2018.11.10 来源:粤岭说书公众号

忘不了继母给他的那一次


       在广州越秀山东南面,过去有一座叫狗头山的小山岗,山岗下,有一口鱼塘,说起这口鱼塘,这里有一个这样的故事呢。

      明朝末年,狗头山下住着一个书生叫梁晃,他每次考试,都是名落孙山。但他不服气,日夜苦读,誓要考取为止。梁晃娶妻张氏,生下一子,取名效才,年方半岁,一家三口只守着一口祖传的鱼塘,过着十分贫苦的生活。张氏一向体弱多病,产后又欠补,得病又无钱医治,因此积劳成疾,与世长辞了。留下的孩子尚年幼,终日哭啼,梁晃又怎能专心攻读呢?梁晃想着恩爱的亡妻,看着眼前凄凉的光景,每日以泪洗脸。梁晃有一同窗书友很同情他的遭遇,劝他续娶,以求有人照料孩子。但梁晃却摇头说:“拙荆尸骨未寒,此时再娶,怎能对得起黄泉下的亡妻呢?”书友再三劝刀:“若有人照料家务,你专心攻读,他日考取了功名,黄泉下的嫂嫂一定含笑欢慰的。”梁晃细想,也是道理,于是托媒娶了三元里一位颜氏女子为妻。

       这颜氏长相虽然丑陋,但做工勤快,既体贴丈夫,又把孩子当作自己的亲骨肉。颜氏还助人为乐,经常帮助街坊邻里,因此,深得左邻右里的赞扬。有时,无风也要起浪,如此贤淑的女子也有人讲闲话,那就是住在附近的一个姓陈的老伯,此人好管闲事,尽无事生非之能,故人人叫他“诸事陈”(诸事,即诸事八卦,爱说人闲话的意思)。一天,“诸事陈”来到梁晃家,对梁晃说:“不要说我多嘴啊,我事看到你大祸临头我才好心对你说的,你老婆是个‘劏猪泹’,她是克夫的相,我看你还是及早把它休了算了。”梁晃听了,一笑了之。众邻里得知后,都骂这各“诸事陈”真是多管闲事,乱说一通。谁知,“好嘅唔灵,丑嘅灵(坏事成真)”,过了不久,梁晃突然得了急病死了。这时,“诸事陈”却得意极了,逢人便说自己的相术灵验,能未卜先知,还神秘地对别人说:“你们瞧着吧,颜氏克夫之后,接着便克子了。”颜氏办完了丈夫的丧事,背痛之余,感到自己的担子不轻,为了对得起亡夫,决心把梁晃唯一的亲生骨肉——效才好好抚养成人。

       光阴似箭,梁效才渐渐长大成人,但这个小孩子不像他父亲那样勤奋好学,相反,终日流离浪荡,结交无赖,不但不帮补家庭,还偷了家中的财务去赌博。颜氏视效才如己出,时时苦言相劝,希望他能继承父志,但他始终不听,还嫌“后抵乸(继母)”多管闲事,甚至口出狂言,说要赶“后抵乸”走。但颜氏仍然不动声色,任由他恶骂。梁效才认为“后抵乸”好欺负,便变本加厉,言行更加恶劣了。

       有一天,梁效才为了达到赶走“后抵乸”的目的,纠集了一班酒肉朋友,个个手执棍棒,气势汹汹地闯入家中,声言不要这个“后抵乸”,要她立即滚出家门,说罢举起棍棒,向着“后抵乸”就打下去。这时,颜氏忍无可忍,只见她对众人大喝一声,夺下一条棍棒,把这班无赖打得像“龟食西瓜咁——爬得爬,碌得碌”,苦爹叫娘。颜氏接着又转身一把将梁效才打倒,揪着他得衣领,把他推出家门口的鱼塘边,喝令他跪下。原来,这颜氏是一位拳师之女,武艺高超,但她平时从不在别人面前显露。这时,很多街坊邻里即过往的行人纷纷围过来观看,颜氏指着梁效才说:“你一岁就死了阿爹,是我含辛茹苦将你抚养长大的。我要你学好,但是好话说尽你也不听,却听了坏话,还嫌我妨碍你,今天还要赶我走,你的良心何在?”讲一句,就用藤条挞梁效才一下,众人在旁边亦纷纷指责梁效才。梁效才终于猛然醒悟,哭着表示痛改前非,请求母亲饶恕自己,并指天发誓说:“今后如果再违母训,就誓不为人!”众人看倒这样,亦来相劝,使其母子重归于好。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梁效才果然奋发读书,三年后中了秀才,七年后中了举人,并在番禺县衙内,做了一名文书。

      由于颜氏曾经在那口鱼塘旁边用藤条挞儿子,人们为了纪念颜氏教子,就把这个鱼塘命名为挞子鱼塘,后来鱼塘消失了,留下挞子大街的街名。随后政府将大鞑地地块售给私人开发商,建成了商品房和街道。街道有鞑子大街、鞑子一、二、三、四、五巷及仁安街、三眼井下街……后遵孙总理倡导“五族共和”,故将鞑子改作“挞子”。从此,这个辽阔的鞑子大鱼塘从越秀山的东南麓消失湮灭,广州的地图再也没有鞑子大鱼塘,留下来的是「挞子大街」。


(责任编辑:小猪)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