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蒋介石的文学天赋:东来志岂在封侯!

蒋介石的文学天赋:东来志岂在封侯!

作者:陈宏明 添加时间:2009.6.30 来源:《文史天地》

这篇文章也许能让我们对蒋介石的认识更为全面。 

说起在国民党及国民政府中有许多重要人物的诗文造诣很高,人们对此并不否认,若说蒋介石也有文学方面的天赋,恐怕很多人会觉得很诧异。原来人们熟悉的蒋介石是:他有政治手腕,他有军事才干,他喜欢独断专行,而他在文学方面的表现好像从未听人说过。一般人的揣测,以为以他威望之高、地位之尊、仪容之肃、事务之繁,他一定是缺乏风趣的。但这种揣测是毕竟大错了;据邓雪冰先生说:蒋介石在青少年时期特别喜爱诗歌,爱好音乐,爱好山水。少年时最爱唱岳飞作的《满江红》,有时自己也写词作歌。 

据说蒋介石一生留下的作品颇多,但我们能见到的并不多。就是从所见不多的他的著作中,也能窥见到他在文学方面的才能。下面从诗、文、书札、演讲四个方面举一些例子来领略一下他在文学方面的特长。 

关于诗歌,在国民党的著宿中,能手实在太多。如孙中山先生有哭刘道一的“半壁东南三楚雄,刘郎死去霸图空”一诗,传诵甚广。蒋介石早年留传下来的诗歌不多,其发表的诗歌最早见于卢翼野先生主编的民族诗坛1940年6月号中,其中有蒋介石的一首《咏竹》断句: 

一望山多竹,能生夏日寒。 

这两句诗作于1898年,时13岁,论诗的技巧,上句清顺,下旬奇突。他能从丛竹的绿荫深处,想到骄阳的遮蔽,更想到能生出夏日的清凉,髫龄时有此造诣,实在难得。 

他在赠给友人单纵的照片上题诗曰: 

腾腾杀气满全球,力不如人肯且休! 

光我神州完我责,东来志岂在封侯! 

这首诗作于1906年,时21岁,看诗中的语意,是在日本求学时代,这二十八字中,充满蓬勃坚忍之气,显示出少年时代的豪情壮志,自非常人之手笔。 

他还有一首写雪窦山的诗: 

雪山名胜擅东南,不到三潭不见奇。 

我与山林盟在夙,功成身退莫迟迟。 

这首诗作于1920年,时35岁,是闲居故乡韬养时所作。前两句点出雪窦山名噪东南的事实及其奇山异水之所在,末二句表达了他的极爱山水之情,希望将来功成名就之后就归隐山林、寄情山水。这到底是诗人的矫情,还是真实感情的流露?古人功成身退的典范他渴望效仿,而尘世中的名利权势则更有魅力。何去从,历史已作出了回答。 

再谈到文。蒋介石的著作如:《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五十生辰感言》《西安半月记》等都是叙事生动、情文并茂、使人动容的不凡之作,然已为许多人所知晓,不必再加介绍。其余如告国民书、告友邦书等等,冗长不便摘录。这里所选择的,是偏于文学性质的一篇代表作——《武岭乐亭记》: 

武岭突起于剡溪九曲之口,独立于四明群峰之表,作中流之砥柱,为万山之景仰,不偏不倚,望之岿然。其独以武岭名者,殆取其义于武德,即其地以况其所居之人耶?岭之上古木参天,危岩矗立,其下有溪,溪水潆洄,游鱼可数,牧童渔父,倘得其间,乐且无穷,其幽静雅逸之景象,窃叹世外桃源无事他求矣。而隔溪之绿竹与岭上之苍松,倒影水心,澄澈皎洁,无异写真,其有岁寒君子之逸致乎?旧有榭阁,名曰文昌,规模狭陋,无足以资游瞻者。甲子春,余还里扫墓,见其栋楹斜欹,行将就圮,乃勘绘图,亟思有以改造之。我兄锡侯欣然赞焉,爰董其事,命匠鸠工,建亭三楹,落成之日,属余名之。余以其位在山水之间,凡远方同志来游者,莫不徘徊依恋而不忍舍,盖无间乎仁与智,皆有乐于此也,乃取其义而名之日乐亭。甚愿吾乡同志,朝夕游乐,顾其名而思其义,因观感而有所兴起,卓然以自立也,庶不负今日改造斯亭区区之意也夫! 

此文写武岭风光之明媚,字字生动,又字字简洁,读来朗朗上口,回味无穷。写景状物,细致入微,使人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字里行间,蕴透出作者的兴趣和向往,一如晚明袁中郎诸名手作品,而其意义则又不同袁氏诸人之一味悠闲。 

再次说到书札。蒋介石的上总理书,以及致各友好同僚书,多半是论政治,论军事,极少闲字与闲话,比较有文学性的只有与黄膺先生一书。书中写道: 

接诵手教,怆念无穷,昨复电至中段,凄然泪下,未知兄又作如何感想耶?民国存亡,全在中师一人。英兄为民国而死,亦为中师而死。英兄不死,中师至今,或不至卧病京中。时势所趋,而使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言之殊感痛心。今弟既不能随中师北上,英兄亦不能复生以事中师。中师走京,当非偶然,而兄自不能不以英兄与弟事中师者事之也。兄与弟如果能以英兄之心为心,则英兄诚不死。而其目瞑矣。粤中纷乱,日甚一日,要想于纷乱中理出一个头绪来,恐非朝夕所能为力。然粤治之时即国治之日,此时要知治国非难,治粤为难,望兄在京以全力事中师,使弟在粤专心灭贼,或能副吾兄之望也。余无他言,只问何时入党,共仗安危而矣。翘首北望,神驰何似!伏惟心照不宣。 

读了这封信,可以看到蒋介石事师交友之道和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他的忧思和抱负,至其文字之流畅,感情之真挚,犹其余事。 

最后说他的演讲:蒋介石一生所作的演讲十分浩瀚,其中名篇佳作不乏其例,下面要介绍的一篇,从题目就可看见其浓浓的文学气息。那是在1935年9月13日的晚上,他在峨嵋军训团中秋赏月会上所作的一篇演讲《风清月朗忆峨嵋》。 

在演讲中,他对当时所见的景状作了如下的描绘:“秋高气爽的时节”,“清光如镜的良宵”,“月亮的圆满无缺”,“清朗的月光”,等等,仅用为数不多的几个短语就将当时的时令、夜晚、月亮、月光等描绘得如此的精到、贴切,有画龙点睛之感,可见其用词的高超和达意的准确。 

在这佳节良宵里,他同峨嵋军训团军官一道,在此胜地团聚作赏月之会,面对当空的皓月,他思绪翻滚,感慨万端,他说:“月之明晦无常,人之聚散不定,要想如此赏月,能有几回!” 

接着说:“我们在此难得欢娱之际,大家要想到我们国家正在危急存亡之时,祖宗所交给我们的大好河山,现在残破不全;早不如今夜月亮的圆满无缺!再要想到我们的同胞多在痛苦中呻吟;几千万同胞在人家铁蹄蹂躏之下做奴隶牛马!” 

随后他说:“我们大家当此国家日益危亡民众水深火热的时候,应如何痛自贬责,益思所以克尽救国救民与爱护部下之责任,以报答我们国家和一般民众,使我们的国家得以金瓯无缺,如今夜的月光一样圆满,使我们的同胞得以安居乐业,享受平等的幸福。” 

接下来,他的话锋一转,说道:“我们赏月就是欣赏自然,……无论日光云雾、电雷风雨、山川草木,鸟兽虫鱼等自然界一切的东西,无不具有伟大深刻的感动力——种真挚的生动而自然的美妙之处,可供我们无尽的欣赏,启吾人悠然的深思,直接调畅身心,涵养性灵;间接就可以增进品德,开发智慧;而且多与自然界接触,还可藉以锻炼体魄,涵养精神。” 

“我们人生在自然界中,除欣赏自然外更要征服自然,利用自然”。“从征服自然的努力中来欣赏自然,在欣赏自然的情绪中来发掘自然的秘密,增进自然的利用。” 

“现在外国一般军人以及知识界的人,无时不在欣赏自然征服自然和利用自然的努力中,凡是愈能征服自然利用自然的国家,就愈创造文明,愈能增进富强……” 

在演讲中蒋介石由月亮的阴晴圆缺想到了人间的聚散不定,由与大家团聚游乐想到了国家的危亡与民众的水深火热,由月光的圆满想到了祖国的“金瓯缺”,由欣赏月光想到了欣赏自然和征服自然,这些联想的翩翩展现既体现了演讲者此时思绪的无尽翻腾,又体现了在国弱民穷外受其侮的环境下他内心的惆怅,同时也展现了他心中未来的希望与期盼。 

上面几段不同体裁的文字中,渗透着浓厚的文学气息,由此可以领略到蒋介石的文学才能,也能从中窥见到他在其时其地的内心世界和心路历程。 

 



(责任编辑:周飞)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