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一生挚爱是剪纸――记工艺美术大师傅作仁

一生挚爱是剪纸――记工艺美术大师傅作仁

作者:黎琼 添加时间:2008.6.23 来源:中国文化报

 

傅作仁

还珠格格(剪纸)傅作仁

东方红史诗之欢庆解放(剪纸) 傅作仁

    4月的威海,云淡风轻。在“东风颂剪纸大展”上,记者再一次遇到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傅作仁。采访就在宾馆的房间,与其说是采访,倒不如说是聊天,73岁高龄的傅老不仅随和,也很健谈,谈起他钟爱一生的剪纸艺术,真是有说不完的心里话。

    笑泪相伴的剪纸生涯

  “我走到哪里,就会把剪纸艺术带到哪里,让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傅作仁出生在东北黑土地上一个满族家庭,幼年受北方民族民间文化的熏陶,祖母、母亲的剪纸、刺绣,叔父的唱影和皮影人,深深地影响着他,使他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他又对国画、油画、版画发生了兴趣,美术的很多领域都有所涉猎。1960年,他的剪纸作品《祖国颂》在《人民日报》发表,给了他巨大的鼓舞。回首往事,他感慨地说:“我深知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只有从事民间艺术创作才会有前途,于是我开始了剪纸创作的求索之路。”

    随后,人们便看到了傅作仁越来越多的剪纸佳作,他也获得了系列荣誉:1965年,作品《北国风光》装饰于人民大会堂黑龙江厅;1969年,作品《东方红史诗》作为礼品,被周恩来总理赠送给大庆铁人王进喜和北海舰队;1979年,他出席全国文代会,受到邓小平同志亲切接见;1987年,他在北京举办“世家作品展”;1990年起,陆续编写出版了《傅作仁满族剪纸》、《中国风俗剪纸》、《中国剪纸艺术研究》、《中国剪纸选集》、《中国剪纸艺术家作品集》等大型丛书;此后荣获“中国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民族杰出美术家”、“中华世纪风采人物”等荣誉称号;2007年,经文化部、人事部等国家9个部委审评,他获得了我国传统工艺美术行业的最高荣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黑龙江省终身成就奖”……

    从事剪纸工艺美术50多年的傅老,把大半生精力都投入到继承、发展祖国剪纸及工艺美术事业中,和夫人董振凡及全家人共同创作剪纸5000余幅,收藏国内剪纸、刺绣、皮影等祖传工艺美术品上万件,自著编集书刊80余部。

    傅作仁的作品多反映黑土风情、农民生活和革命题材,融合中原剪纸技巧,结合自身的民族文化,发展创造出独具特色的满族剪纸艺术。

    步入老年,傅作仁专注于皮影头楂创作,起初的原材料是驴皮,出于对动物的保护,他将新闻纸和宣纸结合,研究出一种特殊的材料。1999年,他的作品《中国北方皮影艺术精粹》获第三届世界华人艺术大奖国际金奖。傅作仁说:“皮影艺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之一,国家给了我这么多的荣誉,我要对得起它们。”

    看到这些耀眼的成就,人们会说,傅老的成功一定与“天时、地利、人和”有关。其实,傅老的人生经历并不平坦,功成名就的背后也有一部伤痛史。在“文革”中,傅作仁和大多名人、专家一样,被戴上“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他成了“黑鬼”,他的爱人成了剪纸“黑店”的老板娘,他的子女们成了“黑崽子”。而给他贴大字报的人竟然是他最疼爱的两个学生。“文革”结束后,心地宽厚的傅作仁原谅了学生,没有丝毫恨意,甚至在自己主持编纂的书里把其中一个学生的作品编写进去。另一个学生身体不好,前几年已经离世,傅作仁在他生病期间多次探望。从这些事情,不难看出傅作仁的为人从艺之道。

    他用“四只手”创作

   记者的采访屡次被打断,因为不时有人到傅老的房间拜访,有的是傅老的老朋友,过来聊上一会儿;有的是年轻的剪纸艺人,带着作品让傅老提些意见……傅老极其耐心地对待每一个人,然后再笑着对我说“抱歉”。这是一位让人敬重的艺术家!

    傅老爱笑,在我们的谈话过程中,脸上自始至终洋溢着温暖的笑容,即使在说到“文革”那段让人不安的日子时。我想,正是生命中挥之不去的剪纸情结带给他达观的心态和坚守的信心,也让他一直微笑着面对人生。

    “我的剪纸之所以取得这么多的成绩,是因为我和他人不一样――我是用四只手在创作。和董振凡结婚后,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和她共同完成的,我们各有分工,我负责设计、定稿,她负责刻纸。所以说,我是设计师,她是盖房子的那个人。”

    说到妻子时,傅老的笑容里多了一种温柔。他称赞妻子:“她愿意做无名英雄,她的功劳甚至比我还大。她不仅帮我刻纸,有时候也会对我的设计提意见。更重要的是,我作品中的女人原型大多都是来源于她,她是我创作的源头活水。”

    一个关爱妻子的人,一定是个心怀感恩的人。对于给予他帮助、支持的人,傅作仁会永远记得。细心的朋友不难从傅作仁的剪纸作品里,体会到创作者的善意和深情。

    家人眼中的傅作仁

    现在,他想的更多的是怎样将他热爱的剪纸事业传承下去。“对学生我会很仔细地教他们每一个步骤,对自己的子女反倒没有耐心。面对我的子女,我的耐心就变得很吝啬,所以他们在我这里的学习更多的是‘看'。也许是遗传的缘故,我手把手教出的学生,和自己的孩子相比,还是少了一些我的味道。”说到他的小女儿傅清泉、外孙女赵航,傅老的表情格外自豪。

    和傅作仁的“自豪”相映衬的是傅清泉和赵航的“心疼”。她们和记者谈起父亲、外公,骄傲之余更多的是心疼。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一直在做剪纸,总出去参加各种各样的会。”傅清泉说,“父亲一天天地老了,现在和他走在一起,总是我走在前面。记得小时候,我要一路跑着,不然赶不上他的步伐。如今,看着父亲的脚步,心中忍不住一阵酸楚。但父亲在精神上一点也不老,他对剪纸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可是如果你问起他,我们的生日什么的,他一定不记得。”

    赵航说,在周围的朋友中,她的外公是最热爱事业、最具有生生不息精神的长辈。“每天大多数时间,外公都是戴着眼镜坐在桌前写字、画画。有时也会拿起工具,修剪他喜爱的花花草草。外公生活很节俭,一张纸片都要收起来,一个石板条,他都会用来做镇纸。似乎我们丢弃的东西,在他那里都会有用武之地。他桌上常年放着一只糨糊碗,因为他每每写错字,都是从他收集的废纸里,撕下合适的大小,粘到错误的地方,从来不会用新纸再写。我的外公固执、倔强,也许正因如此,他才会完全地沉浸在他的事业里。即使他已年到高龄,背开始驼了,脚步也变得缓慢,但是对于他的事业,仍然付出全力,不肯松懈。”在子女们的眼中,傅老是如此平常而可敬的老人。

    天性淡泊的傅作仁,从不把荣誉和金钱放在心上,剪纸才是他一生的挚爱。在他的天地里,他是天马行空的设计师,剪纸作品则是他奉献给这个世界的一缕缕阳光。他在自己的风景里沉醉不已。

 

(责任编辑:周飞)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