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李计筹:感怀讲古

李计筹:感怀讲古

作者:李计筹 添加时间: 来源:

  作为一名广东人,讲古对我来说是相当熟悉和亲切的。和许多人一样,我是从收音机里接触到讲古的。小时候经常在收音机里听到张悦楷、林兆明、梁锦辉等人讲古仔。那个时候,中午和傍晚一边吃饭一边听讲古是每天固定的节目。而现场听讲古的经历只有两次。第一次是在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跟爸爸来广州玩,一天晚上到文化公园去,看到有人在讲古,身着一袭长袍,手拿着一把扇子,前面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一块醒木。下面的观众,坐在小凳子上的大概由二十来个吧,边上还围了几圈。讲的是什么内容,我早已忘记,只记得讲的人眉飞色舞,听的人很投入。第二次在台下听讲古,已经是我读大学的时候了。那是一次民间文学的课上,叶春生老师请来了讲古艺人颜志图先生为我们表演,至今我还记得那次讲的是浮丘叔的故事。
  现场听讲古的次数如此之少,当然和我的家乡鲜见摆摊讲古有关,但是即使长期生活在广州,我会常去听古吗?恐怕不会。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样。现在娱乐消遣的方式这么多,不像以前只有看戏、听曲、听讲古等寥寥几种选择,而且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工作时间也比以前长,要抽出时间去欣赏现场艺术,这对年轻人来说恐怕不容易。因此,要想回复到以前每个公园都设有古坛,古坛面前人头攒动的盛况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换一个角度考虑问题。
从现在的情况看,现场讲古毫无疑问是已经衰落了,但在收音机前听讲古的还大有人在,所以也不用太悲观。想想老字号致美斋,虽然没有堂皇的店面,但产品照样家喻户晓,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传承。
   不过,在电台讲古的人都是没有师承的,不像其他地方的说书艺人有严格的师承、入行规矩。而且这些人许多都不是以讲古为职业的,如霍沛流的职业是一名医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最受观众欢迎的张悦楷、林兆明、梁锦辉,都是话剧演员出身。这也是粤语讲古的一大特点吧。没有师徒相授的过程,大多靠个人的摸索,前辈的优秀经验难以传承下来,这不利于一项艺术的继承和发展。
  从形式上看,我觉得粤语讲古更像是现代的讲故事,与传统的说书有点距离。陈汝衡的《说书史话》在谈到广东的说书时,只介绍了木鱼和龙舟这样的说唱艺术,并没有提到讲古。讲古的地位有点尴尬。这有牵涉到另一个问题,就是对讲古的研究。为了做这个项目,我查找了有关讲古的资料,发现对讲古的研究几乎处于空白的状态,就是一般的资料整理也很少见。虽然木鱼书早已不唱了,但有大量的木鱼书唱本保存下来,这为研究者提供了便利。而讲古用的是口语,即兴发挥比较多,“古”无定本,鲜有好事者将其记录下来。另一方面,讲古佬地位低下,从业人员不多,且都是男性,缺乏“捧”他们的人,难以像演戏的、演电影的、唱曲的,成角、成明星,故行踪经历也很难见诸文人、报人笔端。因此,资料的匮乏不言而喻。在这里还得感谢创办广东说书网的讲古拥趸,他们为收集、整理。保存讲古的资料做了不少工作。
  现在从事讲古的人也很少,现场讲古的不用说,颜志图被媒体称为“羊城最后一个民间讲古佬”,曾一度无“用武之地”,回到老家白云区太和镇,在村祠堂前的空地教螳螂拳。在电台讲古的人也不多,有的电台没有讲古人,采用播放录音的办法。一个行业发掌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出现行会一类的同业组织,这是行业发展的要求和结果。1950年4月,广州说书学会成立,就是当时讲古繁荣的结果。然而随着这一行业的式微,从业人员不断减少,说书学会也无法维持了,当颜志图先生告诉我这个组织已经不存在时,我感慨万分。
   为了能使讲古这种民间艺术能够继续保存下去并有所发展,大力培养继承人刻不容缓,同时也要培养新的听众群。另一方面,应该把讲古纳入到学术研究的范畴,而第一步就是加强资料的收集和整理。
   在人们对相声水平滑坡怨声四起夺的时候,郭德纲着实火了一把,这说明语言艺术德现场表演还是有很大魅力德。什么时候粤语讲古也能出现郭德纲式的人物,把大伙又吸引到古坛面前呢?看看林兆明先生80岁了,还要为力挽颓势重出江湖,真是不胜唏嘘。

(责任编辑:)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