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羊城“梁祝”说凄美 百花冢深掩风流

羊城“梁祝”说凄美 百花冢深掩风流

作者:不祥 添加时间:2007.8.3 来源:网络

      “谷风吹我襟,起坐弹鸣琴。难将公子意,写入美人心。”
      这是明末爱国诗人陈子壮写的一首诗,诗中被其比作“谷风”的美人,说的是明末与柳如是齐名的羊城著名歌妓张乔,陈子壮以“谷风”称赞张乔本是一非寻常女子。
      白云山梅花坳(今沙河梅花园),有一座著名的“百花冢”,这正是张乔之墓。当年张乔年仅19岁便香消玉陨,百余羊城文人墨客前来为其送葬,每人手持一朵鲜花献于墓前,因为百花环抱其墓,故称“百花冢”。而张乔与番禺名士彭孟阳之间的一段凄美爱情更被后人称作广州版的“梁祝”。只可惜斗转星移,年湮代远,一抔黄土掩风流。如今,即便是广州本地人,知道百花古冢的也寥寥无几。
  由于历史久远,记载的史料极少,百花冢曾一度湮没,无人知其遗址。文物工作者和一些有心人埋首故纸,在浩瀚的史料中查阅;踏野攀崖,在白云山中觅寻百花遗冢,历时半个世纪,才终于揭开一段封尘已久的广州旧事……
出身低微
  清丽脱俗自喻“二乔”
张乔原本是江苏人,她的母亲本是苏州名妓,能歌善舞,颇受仕子青睐。后来辗转来到广州,婚后生下张乔。张乔天生丽质,花容月貌。在其母的调教下,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后来不幸流落青楼,住在濠畔街。张乔聪明伶俐,敏而好学,尤其擅长吟诗画兰,深得名人雅士的喜爱。
  据《番禺县志》记载,百花冢是明末广州歌妓张乔的坟墓。“张乔(公元1615~1633年),字乔婧,号二乔……体莹洁,性巧慧,小即能记歌曲,尤好诗词。”
这位风尘才女,虽身在烟花巷,却洁身自爱、清丽脱俗,卖艺不卖身,平生结交的都是爱国忧民的志士仁人。常有达官贵人狂蜂浪蝶垂涎其美色,欲娶其为妾,然而张乔不贪图荣华富贵。如其诗《春日山居》:二月为云为雨天,木棉如火柳如烟。烹茶自爱天中水,不用开门汲涧泉。
     张丽人诗画还记载了一则体现张乔不趋炎附势,不奉承权贵的轶闻:当年两广总督府有一个禁军教头,是一个喜欢红粉追欢、玩风弄月的轻薄之徒。他久闻张乔之名,知道她工诗善画,就附庸风雅,请张乔为其题诗作画,没想到竟然被张乔拒绝,于是他竟然以武力胁逼。
  张乔被纠缠不过,气愤地为其作了一幅画,画了一幅竹林景,画面凋零万状,上题诗曰:“昨夜狂风落叶多,树鸣岂为作哀歌。摧残不复唐生梦,赢得官家□□□。”(后三字原文缺)。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遂了心愿,得此讽刺诗画后一脸洋洋得意,还专门请人将画进行一番装裱,挂在家中大堂,视若拱璧。不久之后,此教头调入京师,因和某人有些过节,那人遂将此诗画四处宣扬,讥讽此教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不学无术。京城之间,一时传为笑话。此时,教头才如梦初醒,想到自己堂堂朝廷命官,竟被青楼红粉戏弄,他勃然大怒,扬言要即刻回广州杀了张乔,后来教头因病暴卒,张乔才幸免于难。
   
工诗善画    广交爱国忧民志士
  张乔生活在时局动荡战火频生的明朝末年。当时,阉党专政,打击朝廷中的正直大臣,朝中危机四伏。后金政权对中原虎视眈眈。1621年,后金派兵攻占了沈阳、辽阳,辽河以东70多座城池被后金占领。1625年,努尔哈赤迁都沈阳,改名盛京。就在边境告急之时,阉党却经常调换边将,杀害辽东驻防的将领,大明江山岌岌可危。
  当时,礼部侍郎兼侍读学士陈子壮也被罢官归故里广州,在白云山辟云淙别墅,并复修南园诗社,集羊城名流文士黎遂球等十二人,史称“南园后劲”、“南园十二子”。他们深感明末国家的政局不稳,神州大地烽烟四起,而又苦于报国无门,于是聚在一起,以诗明志,于月夕花晨谈及国事,常常痛哭流涕。此后,“十二子”在国家危难之际,为国忘家,有的战死沙场,有的从容就义,有的归隐山林,没有一个是贪图富贵的,他们忠勇节义之事,流传至今。“十二子”每逢聚会,必请张乔侍饮。张乔敬慕他们的才华艳发,也为他们的忠义而心折,所以她经常参与诗社集会,奉陪笔砚,为这些爱国诗人弹琴伴唱,作画助兴。一次,陈子壮在张乔画的一幅墨兰中,赋诗一首:
  谷风吹我襟,起坐弹鸣琴。难将公子意,写入美人心。
  张乔不仅自爱脱俗,自己亦写有不少诗词,多为咏风月花木。其诗哀婉动人,清娇而富风韵,洋溢着一股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爱国诗人们的热情。崇祯6年(1633年),黎遂球北上应试,南园诸子齐集,赋诗相送,张乔亦以诗相赠,以表达内心哀愁,别情真挚。
 
红颜薄命   百花环墓寄托哀思
  在和张乔往来的文士中,有一个慷慨义侠之士叫彭孟阳,名日桢。一天,张乔随母亲上街,被一伙豪强恶少包围欺侮,正好碰到番禺名士彭孟阳路过,仗义喝退众人。张乔从此与彭孟阳十分契合。彭孟阳虽为一介书生,富不及王侯,但诗才横溢,为人情笃,亦名噪一时。张乔早对彭孟阳有好感,此事之后,两人相爱日深。彭孟阳知道张乔母女生活清贫,因此经常对她们加以周济,张乔亦视孟阳为知己,意有所属,多次赠诗彭郎,表明爱慕之心,并为此写了《谢客词》一首,大有杜门谢客,专待彭郎之意。
  可惜,红颜薄命。
  明崇祯6年(1633年)秋,张乔随众歌妓到某地参加神会,晚上住在二王庙,不料却梦见大王礼聘她为王妃。醒来后,她拼命地用手拍床,时而唱歌时而哭泣,悲痛万分。之后,张乔便染病卧床不起。此时,身处增城的彭孟阳亦卧病在床,一时无法返回探望张乔。而张乔也料想到自己此病难痊,于是写下《东洲寄孟阳》。当彭孟阳赶回来后,张乔已病入膏肓,没过多久,便香消玉陨,与世长辞,年仅19岁。临终时,张乔对彭孟阳说:“现在北方狼烟遍野,百姓处在水火之中,我只是个弱女,不能驰骋疆场,只有心头郁愤,徒叹奈何……”
  彭孟阳虽然与张乔尚未有婚约,但他不希望爱人背负着“歌妓”的名义落葬,于是,他多方筹集金钱,将张乔赎出。
  为了思念这位风流才女,彭孟阳在白云山择了一块吉地,安葬张乔,还为其举行了十分奇特的葬礼。出殡之日,五羊城文人墨客百余人前来送葬,人人各执一花,环植墓园并依所植之花,各赋诗一首,表示哀思。环墓栽下红梅、紫薇、木棉、含笑等名花近百种共762株,因此称为百花冢。当时被誉为“牡丹状元”的黎遂球为张乔作了《墓志铭》、《百花冢》之记。
  一时之间,张乔和百花冢名闻遐迩,粤人无不前往观瞻一睹为快。而且每逢春秋佳日,很多羊城的仕女多会莅临吊祭。
  张乔有遗诗130首,均清丽婉约,情挚动人。彭孟阳为之收集并出版发行,题名《莲香集》,喻其出于污泥而不染。
张乔诗作选
  (选自《莲香集》)
  张乔有幸与诗人相伴,又敏而好学,亦和诗人作唱和,写有不少诗,多为咏江河景物、风月花木之作。其诗哀婉动人,清娇而富丰韵。她与爱郎彭孟阳情深意笃,多次借诗寄情。
  张乔有意与彭结百年之好,遂含情写下《漫述》:朱门粉队古相轻,莫拟侯家说定情。金屋藏娇浑一梦,不如寒淡嫁书生。
  可惜事过不久,张乔便染病卧床。病中,她含泪写下《离恨曲寄孟阳》:伏枕春寒病转加,游魂唯得到天涯。无端见面无端别,愧对庭前并蒂花。
  之后病情剧转,想到不能永随彭孟阳,她含恨写下《东州寄孟阳》:吞声死别如何别,绝命迷离赋恨诗。题落妾襟和泪剪,终天遗此与君随。
 
打造广州版“梁祝”   黄毅成:卿卿渐渐淡淡成明月
   “西风吹熄了祭烛几对,卿卿渐渐淡淡成明月。又见百花冢处,鲜花笑婵娟,从来情深有憾到头铭碑一处……”最近,一首名为《百花冢》的粤语歌在网上广为流传,不少网友在网上留言,通过《百花冢》这首歌才知道广州在古代还发生过这么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他表示,这是一个可媲美梁祝的故事,虽然它不像梁祝那般壮烈,但别有一番凄美,广州人爱得更温婉更实在,谁说广州没有浪漫的爱情故事,他说要做广州版的“梁祝”,于是他写下了《百花冢》:“……恨寸寸,梦远远,艳压百花终会倦,乔阳二君也许他生轮回续愿……”
  为配合两人爱情的浪漫凄美,歌曲配乐融入了琵琶、二胡等中式乐器,古文念白配以慢板的R&B曲风,古典味道非常浓郁。
音乐去包装羊城文化
  “让人感到惋惜的是,广州过去有这么美的一个故事,但知道的人却极少,所以我希望通过音乐告诉本地人和外地人这个曾经发生在广州的浪漫爱情故事。”黄毅成说,广州是一个历史名城,建城已有两千多年了。由此衍生出的语言,人文可谓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然而近年来,广州文化却被港台等地区的文化所“侵蚀”,本地文化被推到了边缘,往日颇具广州特色的东西日渐式微。
  黄毅成皱着眉头说:“我很不喜欢有的人说广州是个‘文化沙漠’,那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广州。此外,这也与广州人不善于张扬自己过去的文化,更加喜欢面向将来的性格有关。”
  “其他地方有喝早茶的习惯吗?其他地方有煲汤的习惯吗?其他地方有粤剧吗?其他地方有西关吗?其他地方有长堤吗?没有!不是我们没有文化,而是我们的文化缺乏包装。传统文化只需要经过现代的技术化、商业化的包装,是可以传承下来的。”
  生长于广州的黄毅成一直以来想为广州的文化做点贡献,用音乐去描写这个城市的美丽。曾经在一家著名唱片公司做过音乐总监的他目前正在做着广州音乐人很少做的一件事:辞职单干、自己掏钱写曲填词请歌手做专辑,专辑里面是包括《百花冢》在内的十首关于广州民俗广州文化的音乐故事。他说:“我要用音乐去描写和包装这个我所热爱的城市。”
  300年后的今天,墓冢早已湮灭,仅剩1座高约3米的妆台石。百花冢的重新发现,是广州市文物史上一件有意义的事。遗憾的是,在现代化城市的快速发展过程中,这一很具历史意义的墓园难以得到保护,史迹亦甚少留下。张乔的《莲香集》传世也很少。但是,历史没有忘记她。2005年6月,百花冢被列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广州市文化部门已决定将百花冢列为广州市内部文物保护控制的单位,并定出一定的保护措施。
  或许,将来条件成熟,文化部门将会重新修复百花冢,在其四周环植百花,让古冢名副其实。这样,白云山又多了一处胜景,让那些喜欢寻根问底的人,又多了一个发思古之幽的绝好去处。
(责任编辑:讲古彭)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