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依然是你》:是挽歌,又是牧歌

《依然是你》:是挽歌,又是牧歌

作者:白烨 添加时间:2007.6.30 来源:学生大读书站

      张欣是我一直比较看好的作家之一,看好张欣的理由,一是她笔下葆有鲜活而充实的生活气象,且少有斧凿的痕迹;二是她善于编织和铺排引人的故事,作品具有一种雅俗兼济的好看性。
  许久以来,张欣都怡然自得地徜徉于当下人们情感世界的探悉,写出了一系列描述都市年轻的和不年轻的男女们情爱纠葛的小说力作,如《此情不再》、《真纯依旧》、《仅有情爱是不能结婚的》、《伴你到黎明》、《城市爱情》、《浮华背后》、《爱又如何》、《岁月无敌》、《爱情奔袭》、《今生有约》、《缠绵之旅》、《无人倾诉》等等。可以说,在当代情爱小说的写作之中,勤谨耕耘的张欣,所取得的收获已相当不菲,甚至已自成一家,尤其是她的不少作品都被改编为影视作品之后。但我总觉得,情爱领域应该框范不了张欣,张欣还有超越自我的可能,从而在创作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一些。不久前,先后读到她的《泪珠儿》、《深喉》,我心里为之一动,张欣显然开始运气发力,向旧有的自己或者说滞留于爱情描写的张欣毅然诀别了。
  看到张欣新近写出的
      长篇小说《依然是你》(作家出版社2005年12月),我依然很感意外,甚至让人多少有些怀疑这部作品是否真是张欣所写。这部作品俨然没有了花前月下,没有了卿卿我我,有的只是排遣不完的苦恼,应对不完的苦难,而在历尽坎坷之中,两个压根不是一个阶层,从来行同路人的一对男女,在阴差阳错中不期而遇,在相互慰藉中逐渐靠近,演绎了一出不似爱人胜似爱人,不似亲人胜似亲人的超常悲情活剧。视点下沉之后的张欣,显然平添不少深邃和许多浑厚,给人们带来了有别于她以前作品的一部沉甸甸的力作。
  作品里男青年焦阳,因在一场家族的灭门惨案中侥幸逃生,从少年时代起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孤儿,从乞丐到民工,再到窃贼,使他形成了只信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生活法则的扭曲个性;而作品里的少妇管静竹,自己是一家企业的财务主管,还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但因儿子查出来患了脑瘫,丈夫端木林别有用心地离家出走,顷刻间变成了无依无靠的弃妇。生活阶层不同,人生道路也各异的这样两个人,象是在各自轨道上运行的行星,既在没有可能碰撞的情况下不期而遇,又在本无可能擦出火花的情况下越走越近。这种种不可能中的可能,并非纯属偶然,而是相近的遭际、相似的命运,使他们必然更看重危难中的救助,寂寥中的惦记,从而使其情感与关系由远及近,由疏到亲。
  作者并没有把这样一个故事简单化,而是以欲扬故抑的手法,让他们由路人向熟人过渡,又由熟人向友人变位。再次遭遇凶案时得到管静竹救助的焦阳,并没有使自己与管静竹的关系迅速升温,而管静竹就便救助了焦阳,也完全是出于一个女人的恻隐之心。因而在诸如选对象、过日子这样的重大问题上,他们都没有考虑过对方;随后,焦阳交上了做广告模特的尹小穗,而管静竹也把芳心交予了倾慕自己的私企老板王斌。但这种“各自为政”的生活都出了问题,出了问题都想相互倾诉之后,他们才认识到了对方对于自己的意义。管静竹“终于发现,其实无形之中,他们已经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有着亲人般的情感。”而焦阳也觉得,“在这个世界他至少要对得起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尹小穗,而是管静竹。”正因为这样的情分与日俱增,焦阳在得知王斌一方面欺侮管静竹一方面又在纠缠管静竹时,他满怀义愤地去质询王斌并在争吵中失手扎死了王斌,而管静竹又挺身而出承担了一切罪名,两个人分别以一“死刑”一“无期”走上了同一条不归路。虽然人生就此划上了一个悲剧性的句号,但此刻的他们,却因“心灵相通”,“心意相通”,而在内心里“充满了温暖”。一向为人冷漠的焦阳,此时不免“心生悔意”,这不仅在于他的鲁莽连累了管静竹,而还在于他亲手毁掉了自己苦苦追寻来的幸福,而这更使他加倍地珍惜那如同“暗夜里的火柴”一般的来自管静竹的温情。
(责任编辑:讲古彭)
友情连接
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邮箱登陆
www.jianggu.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广东说书网
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jianggu@jianggu.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